人教版初中语文课文《曹刿论战》选自《左传·庄公十年》。其中记述齐鲁两国双方交战的文字可谓既简约又精彩:

公与之乘。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。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

《曹刿论战》历来是初、高中学生的传统背诵名篇。

执教三十余年来,我发现所教的每届高三毕业生,他们竟无一例外地把“登轼而望之”一句翻译成了“登上车前横木瞭望齐军队形”。我觉得有些不可理解。

后来又发现相关的教学参考书也都是如此这般翻译的。我仍觉得纳闷。  

于是特意翻看了杨伯峻先生《白话左传》中这段文字的白话译文:

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兵车,与齐军在长勺展开战斗。庄公准备击鼓。曹刿说:“还不行。”齐国人打了三通鼓。曹刿说:可以了。”齐军大败。庄公准备追上去。曹刿说:“还不行。”下车,细看齐军的车辙,然后登上车前横木远望,说:“行了。”就追击齐军。

其中也将“登轼而望之”译成了“登上车前横木……”。尽管如此,我依然觉得“登轼”值得商榷。

将“登轼”径直解释为“登上车前横木”,似有望文生义、以今解古之嫌。

韩愈在《师说》 里提出了在古文学习中存在的两个基本问题:“句读之不知,惑之不解,或师焉,或否焉。”毋庸置疑, “知句读”自然是“解惑”的前提和基础。

我认为,“登轼而望之”应正确断句为:“登,轼而望之。”

与之相应,此句可以译作:曹刿又登上战车,手扶着车前横木瞭望齐军的队列情况。

原因至少有二:  

一、根据上下文语境及文言文常见的省略句法的特征来看,显而易见,“登”字照应前文“公与之乘”的“乘”,也照应“下视其辙”的“下”,这三个字分别是“乘车”“下车”“登车”的省略。《左传》中类似于此的省略现象不胜枚举。

二、从“轼”的基本词义及其活用情况来看,轼原本是名词,指设在车厢前用作扶手的横木,常活用作动词,意为扶轼致敬,或表神情专注、警觉等。曹刿善于了解敌情,以便掌握最佳战机,先是跳下战车俯下身来仔细观察齐军战车辙印已乱,继而跃上战车,并手扶车前横木神情严肃专注地张望远处败逃敌军队列情况,然后才果断地说了句“可矣”。

又例如:

孔子过泰山侧 ,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,夫子式而听之,使子路问之,曰:“子之哭也,壹似重有忧者。” (《十三经注疏》本《礼记·檀弓下》)

禹见耕者耦,立而式;过十室之邑,必下。(荀子·大略》)

至营,将军亚夫持戟辞曰:“介胄之士不拜,请以军礼见。”天子为动,改容轼车。(《史记·绛侯周勃世家)

魏文侯过段干木之闾而轼,其仆曰:“君何为轼?”曰:“此非段干木之闾乎?段干木盖贤者也,吾安敢不轼?”(刘向《新序》)

以上, “式而听之”和“立而式”两句中的“式”均通“轼”,和“改容轼车”“君何为轼”中的“轼”一样,都是扶轼致敬之意。

综上所述,把《曹刿论战》中的“登轼而望之”理解为“曹刿又登上战车,手扶着车前横木瞭望齐军的队列情况”,或许较为妥当。

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味地趋同从众,迷信权威。

近日得闲,翻阅《<左传>译注》(上海三联书店2013年出版,王珑燕译注),我就十分认同这位年轻学者关于“曹刿论战”的一段译文,特录于兹,以供明鉴:

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战车,在长勺同齐军交战。庄公准备击鼓进兵,曹刿说:“还不行。”齐军已经击了三通鼓。曹刿说:“可以进军了。”齐军大败,庄公准备驱车追击。曹刿说:“还不行。”他下了车,仔细查看齐军车轮的印迹,然后登上车,扶着车轼瞭望齐军,说:“可以追击了。”于是追击齐军。

我更欣喜地看到上海古籍出版社《古文观止·曹刿论战》见解独到的断句标点,于此再得佐证:       

下视其辙,登,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。


 

2018世界杯买球网站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简体中文   公安机关备案号:41081102000041